轻“枫”徐来,爱暖情浓

2021-07-07 20:42   来源: 中国快报网    阅读次数:3089

轻“枫”徐来,爱暖情浓

一辑 桃源行

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古津。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青溪不见人。山口潜行始隈隩,山开旷望旋平陆。遥看一处攒云树,近入千家散花竹。

这是王维的《桃源行》,那年的王维19岁,身处盛唐,长安城的状元郎,他爱诗,也爱画,于是笔下的桃花源,平明闾巷,薄暮渔樵,一幅氤氲水墨山居图。

我没有见过少年徐枫,但穿越岁月的烽烟,依稀能想像那个在当时“离经叛道”的少年,别人求之难得的国企工作,他说辞就辞了。就为了心中那自由的桃花源,那里有他绘画的梦想。

初见徐枫,在“桃花岛”的“瑞祥轩”,古色古香的包房,酒满茶半,徐枫笑意盈盈推门而入,落坐后,妙语连珠,忽然就想起一句话:走遍千山万水,归来仍是少年。

和千年前那个吟着红豆最相思的王维一样,徐枫爱色彩,爱光影,他理想中的大美术,应该是一种视觉上的全方位体验,他想和更多的人分享,特别是那些曾和他一样的懵懂少年。于是就有了29年前的徐枫少儿美术。

朋友送他礼物,问快递地址,徐枫说,就写吉林市徐枫。几天后,果然准确送到。不是徐枫美术有多“凡尔赛”,而是整座城都知道徐枫爱美术。当一个人把热爱当做职业去做,又怎能做不好?何况还是几十年如一日。每年高考,徐家军的美术班总要风光地占领各媒体的教育版面,而徐枫提起他的得意弟子,只是淡淡地说,他们不过是几个考得比较好的学生。

那天,坐在徐枫的斜对面,听他讲起了那场惊心动魄的车祸,两辆60迈的车对撞,死里逃生的瞬间,居然想的是,明天学生去考试,谁带他们去。都说人在生死关头,想的往往是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事,学生的前途,竟然超越了大难后的平安,或许徐枫自己都不知道,“徐老师”这个称呼,在他心中有如此分量。

那天是初夏,和风暖煦,散场时,徐枫约了我们去他的院子喝咖啡。忽然想笑,觉得他长得有些像演员倪大红,《都挺好》里的苏大强,爱喝手磨咖啡。

二辑 深巷

雨过琴书润,风来翰墨香。

这是徐枫发在朋友圈里的两句诗。发于621日夏至,配图是他宁静小院里的几竿修竹。那天,小雨初霁,淋湿了的院子如越女新妆。一株黄色的小蘑菇从木制的阶梯旁冒出来,肆虐又顽皮。

这两句诗是庐山白鹿洞书院西厢房廊柱上的一副对联。千年前,宋代理学家朱熹出任知南康军,重建白鹿洞书院,亲自讲学,存天理,灭人性,朱子认为对美好的追求是欲望的放纵,应给予禁锢。

相比程朱理学,徐枫更喜欢木心先生的一句话,人无审美是绝症,且无药可救。

徐枫把这一理念放到了他的教育思维里。在传统文化中,发现美并改造美。《弟子规》中有“宽转弯,勿触棱”,讲的是走路拐弯时空间要宽些,以免撞人和碰坏东西。徐枫说,现在的孩子,都是捧着电子产品成长起来的,生活知识获取的途径是多元化的,你所要教他们的不只是书面上的内容,还有更远的境界。他教孩子,人生的路要走得宽,在转弯处小心,还要讲规矩。

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也如是,不是刻舟求剑,而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从最初的徐枫少儿美术到如今的清华美院生源基地,徐枫的美术教育理念一直处于风口浪尖。而同时,他又用一张张美术院校“通行证”,来证明自己的教育并非剑走偏锋。

咖啡氤氲的香气里,听徐枫讲他带着学生去看《八十七神仙卷》的画展。一天一夜的舟车劳顿,只是半个小时的观赏,有人不解,网上有高清的图片,为什么还要折腾去现场看。徐枫说那不一样的。画作体现着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当你和画作只有一米远的距离时,你会感觉到千年前的吴道子就在身边。吴带当风,神来之笔,哪里是网络所能取代的。

就像作为老师,在课堂上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也不是所有人能理解的。徐枫的朋友很多,有时免不得有各种各样的饭局。朋友的饭局通常是三步曲,正餐、唱歌,撸串,去KTV前,徐枫说,他要去给学生上课,朋友说不尽兴。徐枫问他,要不,你陪我去上课,让我也尽尽兴?

和学生在一起,徐枫是快乐的。他会收敛自己个性上的张扬,为人师表,专业且敬业,用正能量去引导学生走进美术世界。他给学生上课,能从早上八点一直上到晚上十一点,有人问,徐老师,你这样含辛茹苦地培养学生,不累吗?徐枫说,打住打住,不要说含辛茹苦,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你会觉得苦觉得累吗?

一次,学生问他,如果想画一副《美丽的秋天》,该是怎样的一幅构图。

深秋的天是蓝的,一辆环卫垃圾车旁边堆满了落叶,朴素的环卫女工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盒饭。劳动者永远是秋天最美的风景。

徐枫的世界里,用劳动去换取的尊重,在哪个时代,都是最珍贵的。深巷的咖啡,咖啡豆研磨时的情形你或许看不到,但当它被热水冲沸,隔着院墙,香气也会飘得很远。

三辑 黄金时代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信任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狄更斯《双城记》

在中央美院对面,徐枫高调亮出“枫”字品牌建起北京分校。从此开启了“徐家军”的《双城记》。对于艺考中的种种弊端,徐枫不回避,他把艺考称为瘤,联考称为癌,但他对学生说,我带你们过雷区,但你们要听话。他不怕学生美术零基础,哪怕是一张白纸,经过他的点拨与教学,也会慢慢画出清华美院的样子。

做徐枫的学生一定是幸福的。每个周五,他会雷打不动地去听各个分校的老师讲课,用他的话说,老师的课就像做菜,菜品如何,我得先尝尝。徐枫对学校的老师是严苛的,教学不合格的老师待岗,参加培训合格后,才能重新回到课堂上。

在一次电视台现场直播的专访中,主持人问:徐老师,听说你是吉林市最贵的美术老师?面对如此不友好的开场白,徐枫接道:黄瓜和黄金就差一个字,它们的价值能一样吗?

在对学生的培养上,徐枫是不计成本的,为了开拓学生的眼界,他会带学生去爬长城,去周庄、丽江,带着学生去报考的美院现场参观,他去美国、法国、德国,回来后按照国际模式改造教学场地,在大东门分校,按照德国的图纸,建造了仿自然光画室,可以让学生们精准把握色彩。这些大手笔的投入,让我们看到他对孩子们爱到骨子里的那份执著。

心存善念,天必佑之。念念不忘,必有回报。每年暑假,分散于各美术学院的孩子放假后先不回家,都回到徐枫美术学校报到,看看徐老师。一个学生写信给他:老师,将来我要在西湖边上给你买套房子,让你在西湖上养老……

徐枫爱这些跟他学画的孩子们,他说孩子们都是如花似玉的年纪,这样的黄金时代一生只有一次,不能在他的手里耽误了。从1992年开始千余学员从他的美术学校走入全国八大美院及美院附中,每年都有学生拿到几大美院的第一名,那是江城的神话,也是京华的传奇。

徐枫说,当老师,要看你的学生有多出色,齐白石有徐悲鸿一个出色的学生就够了。

徐枫的代表作就是他的女儿徐艺超。这个聪明、漂亮的女孩,当年中央美院校考全国第一名,如今已是京城小有名气的画家。徐枫也因此而自信,我能把女儿培养得如此优秀,我也会把别人家的孩子培养好。

四辑 悬崖之上

院子咖啡的餐巾纸上有两句话:咖啡是味道,院子是圈子。

多年前,徐枫的名片上,也是一个“圈子”。圈子上面是学校的电话,圈子下面是他的手机号。那时,他的世界就是学校,他。如今桃李满天下,徐枫已经不需要名片,他说,如果有一天要在名字前面加上一个头衔,他希望是“人民美术教育家”。

徐枫建议我去看张艺谋《悬崖之上》的拍摄花絮。

离开院子咖啡,我就去看了。才知道那些几近唯美的画面竟是如此艰难环境中拍摄出来的。美丽从来都不是从天而降,它需要你对它执著的付出,我们每个人都有过悬崖之上的绝望,但如果用敬业、坚强、锲而不舍作为人生的注脚,终有一天会肋生双翼,飞越人生的山山水水。

诚如徐枫对学生的期望,愿每个人生都是光影灿烂,岁月静好。

江城日报全媒体记者 于庭兰


责任编辑:李编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快报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