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索里尼:电影加深了我对现实的热爱

2020-11-17 17:40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2694

在连续两个周末在上海电影院上映的意大利电影大师秀上,观众很少能看到四代不同的导演,包括罗德西卡、费里尼、帕索里尼和贝尔托鲁奇。其中帕索里尼是一种特殊的存在。


帕斯托里尼和费里尼在《瀑布之夜》中有过交集,电影语言带有清晰的费里尼的印记,其剧本出自帕索里尼之手,多年后,帕索里尼在接受采访时说:"《瀑布之夜》是我写过的最好的文学作品。"我写了底层人生活的所有部分,完成了所有的故事,主要贡献是写对话。影片拍完之后的部分损失,因为费里尼对对白的运用与我的想法大相径庭。但电影导演有权决定。几年后,当他自己成为导演时,他也和费里尼走上了同一条道路,而不像他的前辈们那样,"用滑稽的方式看待卑微的人,同时带着讽刺和虔诚"。随着"新现实主义"的美好时光戛然而止,他明确批评道:"新现实主义的力量不足以超越过去时代的文化,主观色彩偏爱抒情。当他在无知无畏的状态下开始拍摄他的处女作《乞丐》时,他说:"电影是现实的语言,电影爆发了我对现实的热爱。"


现实元素达到了神话的效果。


帕索里尼"的第一部电影"乞丐"被认为是对"反传统的巨大成功"的挑衅,因为整部电影没有使用常规的前后拍摄,也没有看到角色的绘画和入场,没有熟练的相机动作,而是大量关于角色面部和身体细节的特写照片。整部影片没有使用常规的正面反攻镜头,也看不到人物的绘画和入场,没有娴熟的相机动作,而是大量照片中人物的脸部和身体细节在特写镜头中。


1605606137977011.png


因为帕索里尼当时对拍摄技术一无所知,所以这部电影会有这么简单的质地,当他第一次进入制片厂开始拍摄第一张照片时,他甚至不知道镜头上的镜头可以改变。"当摄影师问他,"我们用什么相机特写这个男孩,"他只能回答,"我要拍他的头非常大。"所以摄影师特写了他的3/4的脸,他看了看样本,有一个模糊的概念。由于缺乏技术知识,帕索里尼不得不简化现场的一切,这与上世纪60年代初的电影潮流如出一辙,当时经历过无声电影时代的老导演,如德拉耶特和希区柯克,都在呼吁电影表达的范式从技术狂热中解放出来。


在成为导演之前,帕索里尼首先是一个富有家庭的年轻诗人。叛逆离开后,他是一位生活在罗马郊区的穷困作家。正如他回忆的那样,他对这个形象的审美完全来自于电影之外。他发现这部电影是为了利用这个媒介来回应周围的现实。当他开始拍电影时,他提到的是文艺复兴早期画家Joto和Massacho的壁画。在14世纪的那些作品中,人们处于画面的中心,所以他大量利用人物的正面形象,在强烈的自然光下,在乞丐中创造出令人震惊的视觉效果。


在帕索里尼长大的乡村,虔诚的农民拥有一个神圣的世界。他年轻时非常明智地意识到,诗歌是一种在日常生活中交流的技巧,神、诗和生存是相互依赖的。当他来到罗马时,他进入了一个受理性约束的工业化世界,贫民窟里衣衫褴褛的流浪者,一群愤世嫉俗的异教徒,以及他给帕索里尼带来的兴奋和创伤,这是他创作和封存"乞丐"的心理背景--他试图在现实的泥泞中重建神和诗歌。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快报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