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发处理"办公室官员,值得注意的是反腐败的"新趋势

2020-11-17 09:36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2677

最近,不少地方都成了“批发加工”的机关干部。首先,10月底,内蒙古当天宣布自治区原党委书记、应急管理厅厅长王俊峰遇害。随后的11月10日,甘肃省检察院官方网站宣布,兰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徐波等4名厅级官员被批准逮捕。又过了4天,安徽省纪委监察委员会在两分钟内通报了6名厅级官员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消息。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一新现象?我们不妨先看看被处理的人。


比如,省农村信用社原党委书记、主席陈鹏这次在安徽受到处理。在他从政之初,他在这个县呆了三年。2008年担任六安市副市长3年后,调到省农村信用社工作11年。他是如何跨过这一关键一步的?由此可见,安徽省副省长倪作假曾任六安市委书记、陈鹏的上级。倪假和陈鹏同时被从六安调离。

image.png

在陈鹏执掌农村信用社的这些年里,又有一位罗马副省长陈树龙。陈树龙是安徽省金融系统第一人。这并不是陈鹏与安徽反腐的全部联系。今年4月陈鹏倒台后,安徽农村信用体系产生了很大反响。共有董事长5人,副总裁1人,党委委员1人。


从陈鹏的例子中,不难看出机关官员在地方政治生态中的特殊性。厅级官员就像一只关键的手,通过这只手,不仅可以彻底清理“老虎”在当地留下的余毒,而且可以把反腐的力量延伸到基层。如果打掉一两只“老虎”,那就是炸碉堡式的“点”的去掉,那么堂堂官员就会摔成碎片,有“面子”的意思,可以在一个省、一个地区的深水中激起波澜。这显然是反腐深入的表现,但这还不是全部。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开始,人们最关心的是“大老虎”“批发加工”的办公室官员看起来不像“打虎”那样让人耳目一新,但这一步对于整个反腐形势同样重要。这一新趋势背后有许多原因。首先,这种处理方法无疑具有加强威慑的效果。老虎虽大,但在官员队伍中仍占少数。司局级的比例要大得多。对于这批“批发加工”,可以让更多的人有割皮的感觉。毕竟,你无法比较被周围人检查的感觉。


此外,这种新趋势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如果我们看一个省、一个区的处理清单,往往看不到这个。如果跨省区比较,就会发现趋势问题。


你看,在内蒙古10月份处理的4人中,王俊峰实际上是一个典型的煤炭系统。自治区原党委书记、司法厅厅长许虎河来自政法系统。安徽省处理的6人中,陈鹏来自农村信用社系统;合肥市政法系统原党组书记、主席徐坚;从轻,马鞍山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也是一个旧的政法系统,两个都是人民防空系统。


熟悉时政的人都知道,这些制度的名称是近一两年来反腐领域的高频词汇。内蒙古正在开展“煤炭腐败落后查处20年”专项整治。除出身煤炭工业局局长的王俊峰外,内蒙古煤炭地质勘探集团两名总经理和一大批各级煤炭系统官员被清理。


政法领域自开展反腐专项斗争和教育整顿试点以来,已成为反腐倡廉的重点领域。11月16日,内蒙古政协原副主席马明曾任吉林、内蒙古公安厅厅长。除了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徐健,省高院原院长张建去年也在安徽法院系统落马。


云南、山东、甘肃、山西等省农村信用社系统窝案频发,每次都有多名干警遇害,并引发当地金融系统的震动。人防系统也是庙小妖,黑龙江、安徽等地正在深入清理现场。如果我们稍微睁大一点眼睛,就会发现,即使没有“一天处理几个官员”的消息,许多省级官员也主要分布在这些重点地区。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快报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