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火锅,涮一曲荡气回肠的大肠咸菜锅。

2020-10-14 14:28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2338

国庆节中秋节晚上,为了不妨碍老人们的眼睛,三兄弟已经吃饱了,要求在外面安排几道菜,再喝两杯。当车经过十字路口时,我的姐夫不知怎么说,旁边有咸菜的美誉。我喊道:"停车!"如果你不准备好的话,就换大肠子的咸菜。


三十多年来,我能够主动寻找食物,说我遇到的大肠咸菜太长太久了!


这种饮食方式在漳州兴起,大概是十六、十七年前,这被认为是继当年满街清洗蛇肉之后,新一轮农村饮食的兴起。不幸的是,寻找好朋友的做法突然改变了,任命了近二十年的大肠咸菜。






看门面有三个开放的房间,在漳州这样一个四、五线城市并不小,其实它很简陋,一楼摆了两张桌子,只有一张桌子吃得恰如其分,乱得我不好意思举起相机。


在收拾菜的时候,我跟着厨房,看了一整壶腌菜(漳州习惯称它们为"盐菜")、浸泡的大豆、整袋绿色竹笋、各种冷鲜肉、内脏和洗过的肠子。


与一楼相比,二楼的几个箱子很简陋,但干净整洁。


三人饭后吃,留一些大肠头、猪心管、罗汉肉(漳州叫"壳肉")、肉筋、绿竹笋。据我表弟说,吃猪肺等内脏最好吃,但卖得太晚了。


大肠盐渍蔬菜的底部一目了然,主要是咸菜和大肠,还有一些大豆和底部的小竹笋。


习惯了漳州熨烫以适应家乡磨牙味道的人,一打开锅,就会被拒绝。大多数漳州本土大肠菌群都追求光滑和咀嚼的感觉。煮大豆不容易,忽略它们就好了。


根据耐煮性和即食性,竹笋、罗汉肉、大肠头可煮慢,猪心管煮一会儿,锅后记得抓鱼,以免煮老嚼。


汤尝起来又香又香,有喝铁观音的回味。这碗汤竟让我想起了类似的味觉记忆,同样酸涩相似的回味,突然间我发现汤的气质和灵魂完全来自泡菜(泡菜),也应该有新鲜竹笋的帮助。


这里你得找出那锅海螺汤作比较。


结直肠管理人员应该像我一样,大多数人都很欣赏结直肠头的丰富水平。


除了平滑肌的不同质地外,它们之间还有丰富的肠油,这样的大肠不会吃下单纯咀嚼肠道皮肤的遗憾。


所谓的"脂肪但不油腻",首先,你必须有脂肪肉或脂肪油,对吗?


我在全国各地都吃过脂肪肠,我在这里可以很负责地告诉食客和朋友,漳州大肠的味道,和鲁菜炖肠的方法比较接近,一个词就是形容:嚼!


如果你在漳州(应该可以扩展到闽西的客家聚居地),当你遇到四川追求"烹饪"或东北地区那种熟食和烘焙味道的时候,你基本上可以表达你的不满。




责任编辑:iiihyt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快报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